主写瓶邪 没有洁癖 其他cp会标明
喜欢老吴老张
感谢支持

【199/17】【瓶邪】红尘万丈(1-10)

*古风架空

*神秘江湖高手瓶x落难王府公子邪

*初版,后期可能修文,1-10共3.5w字,建议慢慢食用,节奏较紧凑,粗略看可能会漏掉关键细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1 初逢

少年第一次踏入这片树林是初秋后的黄昏。

那时他已奔波三日,浑身上下都透着疲惫,需要找个地方歇脚。他选一块看上去并不算脏的石头,把上面的枯枝败叶用手拨下,又用力向石头上吹一口气,薄薄的土渣和灰尘扬起来。

他撩衣摆坐到石头上,把灰色粗布包裹自肩膀取下,熟练地把结打开。包裹里有一件雪白的锦绣华衣,两个包子,一沓银票,一些散银,几枚铜钱,还有一块金色云纹腰牌。

少年拿出一个包子,细...

写到这里看看lof
原来大家都出去玩了ಠ~ಠ
吴邪:小哥,我好开心。
我:七天才写一半!!!写不完了!!!还不能玩!!!我不开心🙄

恨不得飞身去杭州orz

【瓶邪】如果我是女的你还爱我吗(25)

“你来玩呗,教我化妆。”

秀秀那边停了一会儿,然后她在群里说道:“好啊,下周去看你^_^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女生对给人化妆和打扮好像很感兴趣。之前我手底下伙计的闺女过生日,我给她买了个芭比娃娃,那是一套,可以给娃娃化妆换衣服什么的,我寻思这有什么好玩的,但那小姑娘玩得很是开心,我伙计说一开始那两天她爱不释手,都不好好吃饭。

秀秀已经三十多岁,我以为她说过来教我化妆,不过是为了来看望我顺便的事情,或者说,是为了看我热闹顺便教我化妆,以便看我这个热闹更有趣一些,没想到她真的一本正经的要来教我。

自从我变成女人之后,以前的袜子穿起...

关于《如果》,大家不要急!

一定会更完,不会弃的,只是贺文的工作量确实很大,从开始码贺文,每天工作量是之前的两倍,但看现在这进度估计817之前悬了能写完。

只能说《如果》我尽量更,明后天会来一篇(抹泪)

大家不要急,谢谢喜欢!ღ( ´・ᴗ・` )比心

这七天准备817贺文,工作量有点大,《如果》放缓节奏,但九月之前一定会更完的。


今晚不更《如果》,码贺文,感谢喜欢。

【瓶邪】如果我是女的你还爱我吗(24)

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,然后是开门声和胖子的声音。

“哟,是你小子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在心里骂了一句,黎簇太不会挑时候了,打扰老子的好事。我不甘心地朝闷油瓶嘴巴上啃一口,动作有点粗野,估计挺疼,他轻轻哼了一声,我松开他,看到他的嘴唇被我咬得红艳艳的,看我的眼神中带着一点无辜,很是让人可怜。我摸摸他的嘴唇,在被我咬红的地方快速地啄一下,“黎簇来了。”

我们从卧室出去,我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堆着的一堆东西,应该是黎簇带来的。那里面有一箱保健品,这个牌子我听说过,剩下的则看不出是什么,估计也是保健品之类。

呵,这小子...

【瓶邪】如果我是女的你还爱我吗(23)

“不好意思,我突然有急事,要打个电话。”张海客说完却也不动弹,就坐在那里拨号,客厅里又响起手机铃声,我感觉大腿根那里在震动。

在我的手机铃声中,张海客意味深长地笑道:“吴邪和吴小姐关系真好,手机也交给吴小姐保管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真没劲。”他这样子,我也懒得和他继续装下去,放开闷油瓶,伸手从桌子上捞起一颗橘子慢慢剥,“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
“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,就算你爸妈都不识得你,我也能发现你。”张海客看着我,“吴邪啊,化成灰我都认识。”

他说的并不是完全故作高深,但确实还是夸张了。

模仿一个人最难的不是模仿他的坐姿...

【瓶邪】如果我是女的你还爱我吗(22)

“族长,机票已经订好了。你这次来不是时间匆忙嘛,咱们节约时间,你先看看这些照片哪些好哪些不好,有特别喜欢的更好,一锤定音,就不用挨个见面了。你放心,这些个个都条件好,长得漂亮有气质,家底也足,秀外慧中,我给你介绍一下啊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是张海客的声音。闷油瓶手指刚刚要落下,他想挂这个电话,我立刻阻止他,把手机抢到自己手里,从这个角度张海客并不能看见我。我笑着给闷油瓶比了个手势,让他继续。

“没事吧族长?”刚才抢手机的时候屏幕晃动,张海客关切地问一句。闷油瓶的视线先移到我脸上,可能在观察我的神情,很快又回到屏幕...

【瓶邪】五十次心动-02溪流

吴邪一个猛子扎进水里,白簇簇的水花开在他的身周,波纹以他为中心向外荡开。衣裳迅速被水浸没,干净的白色工字背心紧紧贴在身上,他的皮肤好像包裹着一层蝉翼。

张起灵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听过的一个神话故事——

溪中有灵,赖水而生,气如幽兰,肤似柔丝。
日披薄翼,夜生灿珠,绝世仙子,万载难寻。

“发什么呆呢小哥!特凉快,快下来!”

吴邪在溪流中笑得灿烂,栗色的头发已经被打湿,水珠滴滴答答地顺着头发的纹路滴下来,水面映出他那张年轻而快活的脸。透明的水流下,有几尾鱼灵巧地从他身边游过。

“不下来?好,三,二,一!”

吴邪双手捞起溪水泼向张起灵,张起灵却没有躲,被淋了个结结实实。他看到吴...

【瓶邪】如果我是女的你还爱我吗(21)

“我在吴邪的床上,用着吴邪的手机,我当然是吴邪,傻逼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说完,视频那边的小孩立刻骂了一句:“操,你他妈才傻逼!”他静默片刻,接着道,“那个神经病让你这么说的?”

这个小兔崽子,我有点想抽他,每次跟我说话都那么冲。“你爱信不信,”我说道,“别到处瞎说给我捅娄子。”话音刚落我就看到屏幕上出现一只大大的手,在对着我比中指,充满了挑衅意味:“你给我在小破村里等着。”他说完就挂断视频电话,手机屏幕又是我们的聊天界面。

黎簇这小子嘴硬心软,什么话都往狠里说,但心眼从来不坏,这也是我当时选中他很看重的一点——他...

1 / 10

© 龙隐 | Powered by LOFTER